霸屏北交所谁是南麟电子?

冲击“北交所芯片第一股”的南麟电子,勾勒出进军汽车芯片的蓝图,会是造车新势力的救星吗?

2020年席卷全球的缺芯问题目前仍在延续,“芯片荒”导致全球车企大规模减产、甚至停产,对于初创期的新能源车企更是带来了致命影响。

能为车企提供芯片的“硬科技”企业上海南麟电子,成功将股市最火热的两个板块重叠在了一起,南麟电子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北交所官网显示,上海南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IPO申请已获受理。有媒体指出,若南麟电子成功上市,有望成为“北交所芯片第一股”。

近几年,南麟电子业绩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6亿元、2.34亿元、3.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9.68万元、1868.2万元、1.07亿元。

南麟电子此前在新三板二级市场成交也较为活跃,截至停牌前,报18.1元/股,对应总市值近25.7亿元。南麟电子此次IPO,拟在北交所募资6.20亿元,用于电源管理芯片研发、车用芯片研发、研发中心建设等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北交所里的企业大多属于初创型,这种企业的基本特点是早期,成长性强发展潜力大,但同时不确定性也大,南麟电子冲击北交所显得有点“格格不入”,北交所其实并非南麟电子的首选。

然而南麟电子放弃冲击科创板,扭头去摘取“北交所芯片第一股”的称号,这背后有什么故事?南麟电子又能不能成为造车新势力的“救星”?

对于一家准备IPO的企业来说,选择在哪里上市是一门复杂的学问,因为这可能直接影响到公司未来的估值高低和IPO融资额的多少。

以北交所和上交所科创板为例,最新数据显示,北交所披露的2022年5月板块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是24.73倍,而上交所科创板该数据的最新值是44.01倍。

证券行业研究员崔天富指出,这意味着,平均而言同一个公司在科创板上市能够获得的估值,比在北交所高近80%。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一个公司来说,科创板显然是比北交所更好的选择。

崔天富同时认为,由于此前A股市场整体出现调整及波动,北交所市场同样表现疲软,企业申报北交所的热情并不高。近期北交所个股估值回调,机构投资者对北交所的关注度及认可度正在逐步提升,由于北交所个股估值回调,在这样的背景下南麟电子冲击北交所变得顺理成章,若南麟电子成功上市,有望成为“北交所芯片第一股”,在资本市场也会引发更多的聚焦和关注。

值得关注的是,6月北交所新增受理企业超90家,有部分北交所拟上市企业市场关注度较高,其中就有“专精特新小巨人”之称的南麟电子,据悉新增受理90家企业中,只有6家企业去年净利润规模在1亿元以上,南麟电子位列其中。

南麟电子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专注于高品质模拟和数模混合集成电路及功率器件的设计企业,主营业务为集成电路和功率器件的研发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电源管理芯片、车用专用芯片、功率器件与IPM模块等,产品系列达十余个,包含200多个品种。

2021年,该公司产品销量超过25亿颗,应用领域广泛,覆盖消费电子、安防电子、医疗电子、车用电子、智慧城市、家用家电、电力载波、计算机、可穿戴电子设备等众多终端应用领域。

小米、OPPO、奇虎360、美的、佛山照明、九安医疗、九阳电子、安克创新、小熊电器、东软集团、九加一等众多知名企业都是南麟电子的客户。

2019年和2021年,南麟电子连续被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评为上海市“专精特新”中小企业;2021年,公司被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认定为第三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

近几年,南麟电子业绩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6亿元、2.34亿元、3.9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9.68万元、1868.2万元、1.07亿元。

南麟电子在2014年12月就已经挂牌新三板,今年以来公司动作频频,先是于2022年4月18日顺利升入创新层,后于6月正式公告申请北交所IPO验收完成。值得注意的是,据工商信息,公司还持有同样在新三板挂牌的晟矽微电2.37%的股份。

南麟电子冲刺A股IPO,始于2021年5月。当时上海证监局公示的文件显示,那时候南麟电子的拟上市板块是科创板。

仅半年后,南麟电子就更改了自己的上市计划。2021年12月9日,公司公告称,经综合考虑自身战略规划,与上市辅导机构国金证券沟通后决定调整上市计划,将冲刺科创板变更为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北交所上市。

同样是半导体企业,有的公司为手机、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提供元件,有的为智能汽车提供车用级别半导体,还有的是偏向为企业提供服务。那么即将成为“北交所芯片第一股”的南麟电子究竟是一家怎样的芯片企业呢?

据南麟招股书介绍,公司产品系列多达十余个,包含200多个品种、超过1500种可供出售的产品型号,主要产品包括通用电源管理芯片、专用车用芯片、功率器件与IPM和信号链芯片等。

以2021年的业绩为例,南麟电子的主营业务第一大来源是通用电源管理芯片,营收1.82亿元、占比达到46.74%,撑起了公司的半壁江山。另外功率器件与IPM、车用芯片和信号链芯片营收占比依次递减,分别为28.27%、19.79%和4.83%。

通用电源管理芯片这个第一大业绩来源,究竟是做什么的呢?简单来说,它在电子设备系统中担负着电能变换、分配等职责,往下游连接到的还是智能手机、家用电器、智能穿戴设备、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终端。南麟电子在招股书中展望道,随着人工智能、物联网等新兴产业的迅速发展,通用电源管理芯片的应用范围还会继续不断拓展,也就意味着其市场需求将不断增加。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来看一个具体例子。2020—2021年间,无线耳机(TWS耳机)销量高速增长期间,新三板上市的南麟电子就曾经成为一些投资者关注的对象,网上有资料显示公司当时为华为和传音控股等知名手机厂商配套的TWS耳机供货电源管理芯片。

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手机、耳机、笔记本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持续景气,南麟电子的业绩就有保障。然而事实总不及想象美好,消费电子的增长速度,已经出现了放缓的趋势。

以我们最熟悉的手机为例,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前四个月中国国内手机出货量较2021年同比下降30.3%;再放眼全球,IDC的研究报告也显示智能手机出货量将在2022年下降至13.1亿部,同比下降3.5%,而就在不久前它还预测该数据为增长1.6%,可以说全球手机市场正迎来一场寒冬,整个供应链“砍单潮”也随之来袭。

智能手机出货量下滑是整个消费电子行业的缩影,2022年前五个月,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5%,在这样的背景下,企业的经营势必会遭受挑战。

说完了消费端,我们再来看供给端(生产端)。企业工商信息显示,南麟电子旗下厂商集中在上海、无锡等长三角城市,该地区二季度也遭受疫情冲击,供应链承压成为当时被提及的主要话题,这令人不得不担心南麟电子的生产会否也受到波及。

反映到业绩上,闹“芯片荒”的2021年,公司业绩实现高增。财务数据显示,2021年南麟电子营收3.9亿元,同比增长66.5%;净利润1.07亿元,同比大增471.2%,毛利率为37%。但2022年一季度公司业绩骤降,营收同比下降18.21%,净利润同比下降159%,南麟电子称这是因为下游需求变化、新冠疫情影响、交易性金融资产价格波动以及研发投入等因素。

尽管公司最大的一块业务通用电源管理芯片可能会因为消费电子类需求疲软而业绩承压,但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汽车、工业等芯片市场则有望迎来高景气。南麟电子正不断做新的尝试,试图“上车”搭上车用芯片加速国产化的趋势。

2020年席卷全球的缺芯问题虽然在2022年有了缓解迹象,但汽车市场“缺芯”依旧。

全球芯片荒,导致全世界的汽车制造商都陷入减产危机,甚至部分车企面临停产问题,一些高端车企不得不打起了给整车“减配”的小九九,特别是对于刚刚处于快速发展期的新能源车企,芯片短缺更是带来了致命影响,中国造车新势力“蔚小理”等车企,在2021年至2022年前半年,新车交付量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罪魁祸首”就是芯片短缺。

就连特斯拉的CEO马斯克,都在最新的财报会说明会上无奈地表示,为避免缺芯造成的大面积停产,特斯拉打算自研芯片。

新能源车行业研究员未方超指出,南麟电子将业务重心放在汽车芯片上,无疑对中国车企来说是打了一剂强心针,对车企特别是新能源车企来说是长期利好,因为基本上芯片生产多少,汽车就生产多少,未来几个月汽车产销情况将主要依赖于芯片供应情况。

未方超认为,新能源车企往往都是初创企业,需要不断的生产、交付来盘活投入的资金,资金链一旦中断可能对企业来说不堪设想,特别是一些新能源车企长期只有一款车型,如果“缺芯”影响产能将会是致命打击。

未方超同时指出,但是汽车芯片对企业来说“能力要求”也很高,有较高的产业标准和准入门槛,此外还需要大量的研发资金、产业配套资源,企业没有几年技术沉淀是无法实现自研汽车芯片的。

在车用级芯片方面,南麟电子在研发投入方面也维持了高增,2021年公司研发费用录得4846.56万元,同比增长74.46%,占营收比重为12.43%,这一水平在同类公司之中处于中间水准。

据南麟电子公司招股书,本次上市,南麟电子IPO拟募资约6.2亿元,主要用于电源管理芯片研发项目、车用芯片研发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8929.12万元拟用于车用芯片研发规划项目。

值得注意的一个细节是,在南麟电子招股书介绍车用芯片业务时,主要应用对象是电动自行车、摩托车或者汽车等场景的芯片——汽车排在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之后。

不过近日也有媒体报道,目前南麟电子的多项专利技术与产品已经在汽车后装市场上广泛应用,具体包括LED驱动电路设计、掉电应急控制芯片设计等。在车用电子终端设备上,南麟电子的产品主要应用在车载充电器、大灯、行车记录仪等产品上。

显而易见的是,南麟电子需要向汽车芯片技术含量更高、附加值更高的中高档产品方面继续突破。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能源汽车等高景气度下游市场以及高技术、高附加值中高档产品方面,南麟电子正在不断尝试与探索。

“公司目前已经拥有IGBT、MOSFET相关技术,但以200V以内的中低压为主。”在车用功率器件方面,一位南麟电子销售部人士表示,“不过最近会计划做一些650v超级结MOSFET产品。”

有资料显示MOSFET相关技术在高压开关转换器方面性能优势突出,可以广泛地应用在新能源汽车、电力、计算机等领域。南麟电子瞄准的IGBT相关技术则是汽车芯片里更为核心的组成部分,还被誉为电力电子行业里面的CPU。

新能源车行业研究员未方超指出,近些年新能源汽车和汽车智能化的趋势在全球风靡,渗透率逐渐增长有效带动了车用芯片需求的增长,车用芯片扩产的黄金期已经到来,如果南麟电子能够顺利“上车”,业绩增长的想象空间非常巨大。

未方超分析认为,南麟电子啃下汽车芯片这块“硬骨头”绝非易事,目前这个产品被国际几大顶级汽车芯片整合元件制造商所垄断,包括仙童半导体、英飞凌、东芝等,他们的技术先进且稳定,想要追赶势必需要大量的研发投入和漫长的研究开发。

未方超还指出,汽车芯片行业长期缺乏新玩家的进入,也使得现有芯片企业和零部件供应商、整车厂商已形成强绑定的供应链关系,对新进企业构成坚实的行业壁垒。

回顾南麟电子的成长壮大之路,2017年以来公司一共经历了9轮融资或定向增发,不少明星企业和资本参与了融资历程,其中既包括央企大唐电信,也有全球顶级半导体企业韩国SK海力士。

IPO之际,南麟电子大宗交易频现,也引发了市场的关注。数据显示2022年以来南麟电子共发生14笔大宗交易,其中3笔为溢价成交,11笔大宗交易为折价成交。

一路陪伴南麟电子的老股东也发生了小幅度的减持。例如屹唐华创三次折价减持后持股比例下降0.5个百分点至5.38%。BT财经股权穿透后发现,屹唐华创背后以国资为主,还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间接持股的企业。

也有投资者发现南麟电子在新三板停盘前夕卖盘压力巨大,有投资者分享道这可能和员工股权激励中的无限制部分出售有关。

证券行业研究员胡辉认为,如果按照22元发行价来计算,南麟电子的市盈率可能会达到30倍以上,而同类可比公司电源管理芯片设计企业、2021年营收近9亿元的必易微(688045.SH)市盈率在17倍左右,2021年营收近23亿元的晶丰明源(688368.SH)市盈率在15倍左右——可见,南麟电子瞄准的是一个优于同业不少的估值倍数。

至于“北交所芯片第一股”南麟电子能否如愿以偿获得市场的肯定、获得高估值,公司后续的业绩稳定性、汽车芯片新业务的成长情况,将会是至关重要的两个因素。但是无论结果如何,南麟电子都为中国的汽车工业,特别是新能源车行业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